正文 外篇之也曾沧海第三节 乾坤分外明(三)

小说:我的极品婆婆 作者:凌霄遥 下载:我的极品婆婆ZIP下载 我的极品婆婆TXT全文下载
    梁曼娇认真听着,拧开笔帽准备记录,又找不到可记录的,抬了一双剪水秋瞳瞧着他,目光盈盈,那张妩媚的小脸在灯光下更加动人。

    “这个……嗯……”

    “这个……嗯……”

    “这个……嗯……总之,光是业务上出力还不行,思想政治上也要跟上……”书记总算想到该说什么,慢慢绕到她的身后,双手撑在她的椅背上,“你还不是党员,对不对?”

    她认真点头,心下却想起来这个问题,好像书记最近已经问过几次了。

    “今年上面给了几个名额,我还在考虑准备发展谁呢……”书记停顿一下,慢悠悠道:“有了党票,以后才能提干,提了干以后,那前途可是一片光明……”

    他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句,但当时的梁曼娇实在太单纯,也实在太想当先进争上游,只听得热血沸腾,频频点头。

    “书记,我还有什么地方不足,你请指出来,我一定好好改正,争取早日跨入党的队伍!”

    书记的耳朵却在关心走廊里的动静,听她这么一说,回过神来,哈哈笑道:“当然,当然,!”

    他就站在梁曼娇的身后,从这个角度看去,只见她秀发如墨,瀑布般披散在肩头。其间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润泽如玉,玫瑰似的腮帮,泛着淡淡的桃红色。刚好可以看见她红润的嘴唇,鲜艳欲滴……

    书记简直蠢蠢欲动,却又不得不抑制住自己,呵呵笑道:“这个……嗯……既然有名额,自然是要报人上去,我怎么会不先考虑你呢……”双手就撑在梁曼娇的藤椅上。

    一种复杂地味道飘进梁曼娇地鼻子。黄豆地味道。夹杂一些鸭子地膻味。经过发酵地酒地味道……梁曼娇不自觉屏住呼吸。

    “我一向看好你……”书记压低声音。肥胖地身子压下来。压在椅背上。椅背不堪重负。发出吱吱呀呀地声音。

    “谢谢书记……”梁曼娇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往旁边侧过身子。

    “小梁啊。今年多大了?”书记喝了酒后泛着紫红地脸凑近。

    “十八……”她尽量往旁边偏。并试着站起来。

    “真是花一样地年龄……”书记地口水似乎要流下来。那双大手便扶上了梁曼娇地肩头。一双眼睛里喷出火焰。

    “书记……”梁曼娇挣扎起来,“今天太晚了,我先回去……”

    “别急,我们还没讲到入党地事呢,我一直就想让你上进……”书记是当兵出生的,手上的力气自然远非梁曼娇所能抗拒,她慌乱起来,试图拿掉那双热烘烘的手。

    “我……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我先走……”

    “别急嘛。年轻人,什么事情大得过前途……”书记的手上加了力,臭烘烘的嘴巴迎上来。

    “书记。这样不好,我……”梁曼娇左右挣扎。

    “娇娇,娇娇……”书记已经意乱情迷,嘴里胡乱的叫:“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你……”一只手就腾出来,胡乱扯着她的衣服。

    “不……”她只能惊惶地叫,却怎么也挣不脱那有力的怀抱,她伸出手极力抗拒。

    “娇娇,娇娇……”

    门就在这时候被一脚踢开了。

    “。婊子……”书记娘子叉着腰在门口出现,肥肉地脸颤巍巍,一手指着梁曼娇,气得说不出话来,“你这个婊子……”

    屋子里的两个人正在纠缠,书记猛地就推开梁曼娇,一个耳光扇过去,“贱人,妄想勾引我……”

    这时候。梁曼娇的头脑全有慌乱和恐惧,还没反应过来又挨了一耳光,耳朵里嗡嗡作响,只是捂了脸直直瞪着书记,脸上地泪水哗哗地流,身子剧烈颤抖,嘎声道:“你,明明是你……”

    书记娘子的眼里喷出火来,“好个不要脸的妖精。竟敢勾引领导……”肥胖的身子在这个时候现出异常的灵活来。冲上前去就揪住梁曼娇的头发,一把把她往外拖。一边高声嚎叫:“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果然不出所料,大半夜的来勾引男人,狐狸精啊……”书记娘子是书记的结发妻子。在当时这个结发妻子的含义还有另外一层,也就是书记在农村地时候,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时候,他找了这个老婆。也就是说现在这个胖胖的有官太太威严的书记娘子当初是在家乡务农,并且一个人顶两个人地干活,一直到书记当上军官,复原还乡,书记娘子才带着两个孩子就跟着进城,并且找了一份工作。

    因为这样的原因,书记娘子其实是一个得到了很好的劳动锻炼的女人,手上的力气实在不小。再加上此刻她的心情那样激动,梁曼娇在她地手下完全动弹不得,头发几乎要被扯掉,唯有偏着身子将就着那只手,疼得眼泪直流。

    疼的不仅是头皮,还有不知所措的心。书记娘子已经把她扯到外面,大声叫嚷:“快来看呀,剧团里出了不要脸的狐狸精了……”

    书记已经跟在后面出来,抹着满头的汗水,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给她个改过的机会吧!大半夜的,大家都休息了!”

    “甭想!”书记娘子猛地一瞪眼。

    多好的机会!自从书记就任剧团最高行政长官以来,她一直吃不好睡不好。剧团都是一群年轻女孩子,妖妖娆娆,个个都比她年轻漂亮,她就在旁边看着书记的眼神从这个身上溜到那个身上,又从那个身上飘到这个身上……

    其中停留得最久地还属梁曼娇。书记看着梁曼娇地眼神,那是恨不得把眼珠子粘到她身上去那种。书记娘子很想发作,却一直没有办法,眼看自己的男人心猿意马,睡觉都心不在焉,心里那个恨……

    书记娘子虽然没读过书,从小听说书也知道不少谋略。比如——杀鸡给猴子看!

    眼下这样好地机会,岂能白白放过!想到这里,书记娘子更加带劲,索性扯开喉咙大叫:“来人啊,来看看不要脸的狐狸精啊……”

    剧团里的人其实早已被惊醒,只是还不敢公然现身。一个个躲躲藏藏,在角落里暗中看好戏。这时候,突然冲出一个身影来,扑到梁曼娇面前“啪”的就是一巴掌。

    “梁曼娇,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果然不是个好东西,书记那样正派的人你也妄想勾引!”

    书记娘子定睛一看,原来是梁曼娇地好姐妹鲁娜。只见鲁娜怒目圆睁,气愤得脸色都变了!

    这是第一个者。书记娘子瞬间就把鲁娜划进了自己人的圈子。嘶声道:“娜娜,还是你有正义感,这剧团。就应该用你这样的人啊……”第一个者有如此待遇,很快便有第二个,阴影中又陆续走出几个人,一人扇梁曼娇一个耳光,然后和书记娘子一起痛骂狐狸精。人群开始围拢来,群情激奋,齐声声讨。

    事情已经完全闹开来。书记见局势已经无法逆转,立刻发扬顺风使舵的本领,倒打一耙。怒声责问梁曼娇:“你,你思想龌龊,作风败坏,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辜负了剧团上下对你的期望……”

    鲁娜地耳光无疑是更大的打击,梁曼娇在书记娘子手下挣扎不得,颤声道:“娜娜,我……我和你亲如姐妹……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正义面前没有友情!”这位大力凛然的“姐妹”引用从剧里学会的台词。“再说以前我不知道你是这种不要脸的人,现在你的嘴脸暴露了,我怎么还可以和你好?我虽然在剧团担当不重要的角色,但是我还是明白做人的道理的!”

    这番话铿锵有力,书记娘子忍不住赞赏:“娜娜,你真是个好苗子!你放心,就凭你这样高地政治觉悟,以后一定有机会当主角!”

    如同很多戏剧里狗血的剧情一样,这天晚上。下起了倾盆大雨。雷电交加,梁曼娇躲在被窝里嘤嘤哭泣。剧团画报宣传栏。黑影闪过,一道闪电劈过,映出黑影的身形,一胖一瘦。

    黑影在墙壁上忙碌着什么,终于弄完,胖胖地退后几步观赏,却不小心踩进路边的泥潭里。

    “薛姨,小心点!”瘦瘦的黑影上前搀扶。透过不时劈下的闪电,我们可以看见这个黑影留着一头长发,年轻秀丽。

    “娜娜,明天你记得要揭发那个狐狸精啊!”

    “薛姨放心,我这个人最正直,最见不得那些妖里妖气的人了,就是你不说,我也会站出来揭露她,还书记一个清白的名声!”

    “这就好,这就好,年轻人就应该像你一样,有觉悟,这样才能得到提高嘛!”文化不高却常常在政治觉悟下熏陶的书记娘子如是说。

    这一天的早上,梁曼娇起床,头晕脑胀,身子软绵绵没有一点力气,她很想请假休息一下。她想起附近的大姐。大姐和她不同,读书时勤奋努力,考取了令人瞩目地工业大学,随即分到一个中央直属大企业做了技术员。

    好像有很久没有和大姐联系了。

    好像是因为那一次,剧团送戏到厂里,正好是大姐那个厂子。演出完后厂子里的领导请客吃饭,有厂长副厂长科长什么,席间副厂长知道了她的姐姐梁曼亭也在这个厂子里,便叫了梁曼亭和她丈夫一起来。

    梁曼娇本有些不愿意。她知道这个姐姐的脾气,死板又固执,一见面就老是要说道她,让她多读书多学习,不要成天沉迷于打扮。果然姐姐来了后有些沉默,特别是她和厂长副厂长一行人干杯的时候,那两只眼睛简直像探照灯一样打在她身上,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喝到一半的时候,桌上气氛空前热烈,副厂长举杯邀请梁曼娇为他们来一段《贵妃醉酒》,并说这是厂长的最爱。这一次来演出厂长非常热情。不但送了她时下流行的羊毛衫,还承诺要好好重用梁曼亭和她丈夫,梁曼娇推辞不过,也就站起身来曼声表演。

    孰料大姐的脸色更加难看,一声不发吃东西,而大姐夫更是起身走开。

    一曲终了。席上掌声雷动,梁曼娇含着微笑,正要坐下,厂长就在这个时候过来,大声笑着:“太好听了,来,小梁,我们合个影……”

    她一向和观众,特别是有头有脸地观众合影惯了。当下微笑着摆出矜持姿态。厂子里的宣传干事拿着照相机在对面摆弄,笑道:“厂长,您再过去一点。对,头稍稍偏过去一点。厂长您来点无敌的笑容……”

    摆弄姿势的时间稍稍长了点,她发现有只手悄悄在身后爬,到了腰部,接着往下。

    她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挪。这一切尽收大姐眼中,一张照片拍完,大姐忽地站起来,“曼娇啊,我想回去了。你很久没去我们家了,志天很想你呢,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

    她有片刻犹豫。因为她正和厂长谈到买电视机地事情,厂长说他有关系可以买到日本原装进口的电视机。那年月,电视机很稀奇,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而且她还想帮姐姐也买一台,虽然姐姐嗦,但是小志天很喜欢看电视。她对这个侄子一向爱护有加。总希望别人有的他也有。那天小志天给她打电话来,稚声稚气说:“小姨,我天天去邻居家看电视,可好看了!”

    “姐,你有事就先走吧!”她微笑道。

    就在这晚的酒席上,她谈妥了两台电视机。厂长拍着胸脯向她保证一定托人买两台日立电视机,而且是内部低价。她盘算着,她地宿舍里已经有一台,这两台电视机一台给姐姐。一台给还在老家地母亲。

    酒席上略略多饮了两杯。她有些头晕,厂长“好心”问她要不要在厂招待所休息。她明白这好心后面有什么,很技巧拒绝,只答应让汽车送到剧团门

    下车后凉风一吹,她清醒许多,朝宿舍走去。这时候她看见她宿舍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姐夫。见她回来,姐夫自觉往一旁去,说道:“我想出去走走,你们姐妹聊!”

    她明白姐姐要聊什么,昂了头,不耐烦道:“进来吧!“

    开门进去,她径直去躺在床上装睡,姐姐走过来看看她红晕的脸,叹口气,走到脸盆前拧了毛巾过来给她擦脸,缓缓道:“曼娇,你也该注意一点了……”唠唠叨叨,讲着一大堆大道理,她终于忍不住,腾地翻身起来,“我怎么了,我怎么了?”

    这天晚上照例爆发了争吵,到最后姐姐气得发抖,“你怎么听不进去我劝啊,你迟早要吃亏地……”

    “那是我的事,我不是过得比你还好?”她反唇相讥。

    姐姐气得发抖,“好,好,好,你能耐,你就这样下去吧……”

    她腾地一下打开门:“你该回去了,太晚了志天会找你的!”

    姐姐抹着眼泪走了,姐夫在门口叹气道:“早就叫你别来,她那脾气,能听得进去别人劝告吗?自己找气受!”

    “她是我妹妹……”姐姐哽咽道。

    这一次争吵后,梁曼娇很久没有和姐姐联系,姐姐打电话来,她也淡淡说句:“我正在忙,什么事以后再谈!”

    现在梁曼娇想起来,眼泪忍不住哗哗流,姐姐说得对,她果然尝到了苦头了。她写了个请假条,不愿意自己去递,习惯性叫了声:“鲁娜!”这时她才想起来鲁娜已经成了她的敌人。她满腹辛酸,只好自己朝办公室去。临到办公楼下,就看见一张明晃晃的大字报。

    很宽很大,很吸引人眼球的大字报。

    漂亮的楷书,她认得这个字体——鲁娜是个书法爱好者,写得一手好字。

    漂亮地楷书,端正的楷书,写满了雪白的大字报。大字报有个醒目地标题——妖妇!下面是条理清楚的罪行,第一条就是企图勾引领导……

    梁曼娇一阵天旋地转,紧紧抓住了身旁的树,这才没有倒下去,待要定睛再看,画报上的楷书已经变成一个个小蝌蚪,拖着尾巴,邪恶的,漫天游来……

    “打倒妖妇狐狸精梁曼娇……”身后想起一声高呼,她恍惚想:鲁娜这嗓子中气好足,看来指导是发挥作用了……

    “把狐狸精妖妇梁曼娇拖出去亮相……”有更多的声音响应。

    她被拉到戏台上,她再次做了主角。只是这一次的主角没有太多台词,龙套们也空前活跃,她的戏服凌乱而怪异,头上带着一顶奇怪的凤冠——高帽子!

    她在泪流满面中渐渐转为麻木,最后是任人厮打。书记娘子地家族人多力量大,来了一大堆三姑六姨,表哥表姐堂兄堂妹主持正义,在认清妖妇本质的贴身检查中,她被扯头发扯衣服吐口水,更有一些辨不清的手袭胸袭屁股……

    她轰然倒地。

    台柱子换成了深明大义的鲁娜。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3.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