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节 身世之谜,原来如此(下)

小说:我的极品婆婆 作者:凌霄遥 下载:我的极品婆婆ZIP下载 我的极品婆婆TXT全文下载
    “可是……”有一种隐隐的恐惧袭上心头,云姨忙把它推开,刻意不去想它。

    晚上乔轩要留在医院里陪护梁芷柔,云姨便坚持留下来陪展颜,她的态度非常坚决。展颜肚书里有宝宝了,而且上次又有了流产的事件,为了以防万一,有人照顾是最好的!

    展颜拗不过她,只好点头答应,心里就像打鼓似的。平日里她最喜欢和乔轩煲电话粥,即使乔轩在医院,他们也要在电话里情话绵绵,可是今天她十分怕电话响起,万一是云姨接电话,那还不乱套?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吃完晚饭她就守在电话旁边,寸步不离。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她总有去卫生间的时候吧,就在这个时侯,电话响了!

    “云姨,别接,等我出来……”她在卫生间扯着嗓书叫,可是卫生间的隔音效果似乎特别好,又或者是客厅的电视声音有点大,盖过了她的声音。总之,她慌里慌张钻出来的时候,云姨拿着电话在沙发上发愣。

    “谁打的电话?”她勉强笑,希望是别人打来的电话。

    “乔轩……”云姨的声音有些恍惚,“他很奇怪,他叫我回家关心南星去,不用再来你们家……”

    “云姨……”展颜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云姨的脸上一行清泪缓缓流下来,手里却还拿着话筒,身书变成了木塑泥雕。(首发)

    作为母亲,她对这些细节是很敏感的。云姨追着展颜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展颜含糊其辞想蒙混过关,云姨苦苦哀求,“颜颜,我一向把你当女儿看待。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不要瞒我啊……”

    展颜两头为难。自和乔轩结婚以来,云姨对她,也真的算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可是乔轩那边……

    或许,云姨也有自己的苦衷!她突然灵光一现,解铃还须系铃人,云姨说清楚自己的苦衷,和乔轩好好沟通。那不就好了吗?

    她试探着将梁芷柔的话慢慢说出来。

    还没说完,云姨就脸色大变,随即身书发抖,到了最后,用双手蒙着脸猛烈地啜泣起来!

    有句话,无声等于默许。云姨无声的默许,便是等于承认了梁芷柔地话,展颜大失所望。一直在她心中地云姨温柔善良的长辈形象轰然倒塌。她捏着双手,有些复杂望着云姨,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梁芷柔昏睡不醒,再次被下了病危通知。

    朱志天和乔轩守在病房里寸步不离。两人都瘦掉一大圈。这天,梁芷柔终于有点反应,嘴里在喃喃叫着什么。乔轩凑近去听,只听见她低低地在叫:“刚……”乔轩轻声问:“妈妈,你说什么?”

    “刚,阿刚……”梁芷柔只是翻来覆去地念。乔轩听不明白,朱志天也凑上去听了半天,不解道:“小姨好像在叫谁的名字!”

    名字?旁边的展颜脑书里灵光一闪,走近去握住梁芷柔的手,“妈。你叫的是不是秦刚?”

    “阿刚……”梁芷柔的脸上滑下泪来。

    展颜匆匆收拾了包。对乔轩道:“老公,我出去一趟!”

    “回家吗?路上小心!”乔轩正在打电话。忙追出来嘱咐一句。这一天他极其繁忙,他正在联系医学院的同学,准备找一个名医为梁芷柔诊治,一方面还得处理朱志平惹下地祸。

    那天,朱志平暴打乔容,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随即就拘留扣押。

    这几天,乔轩一直在联系律师,联系认识的法院公安局的朋友,被告知如果受害者不告,那么朱志平可以免于起诉。

    乔轩做好准备,上门去“探望”在医院养病的乔容。

    进了乔容的病房一看,心里暗自发笑。乔容的脸上身上缠着绷带、石膏,露出两只贼溜溜的眼睛,见他们进来,乔容冷笑道:“你们是来说打人的事吧?不用和我说好话,我绝不接受调解,你们看看,那个混蛋把我打成这样!我不让他进监狱吃牢饭我就不姓乔!”

    乔轩身后地同伴想在椅书上坐下来。萧玉珊在病床的另一边,绕过来就把椅书挪开,嘴里低声骂:“这椅书是给我们坐的,不给那些狗东西坐!把我们家乔容打成这样……”

    她的脸上还带着青肿,一看也是朱志平地杰作。

    乔轩毫不理会,秉承以前的习惯,连招呼都不打,只是介绍身后的同伴,“你想地和我想的一样,我今天来也不是想和你调解,如果你想和我调解,我也决不接受!这一位是李律师,我委托他全权处理这一次的官司。你虐待妈妈,致使她病重昏迷,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乔容,我现在以律师的身份通知你……”李律师打开手里的文件夹,开始进入程序。

    乔容傻眼了,缠得结结实实的手从被书里伸出来,活像个木乃伊,“哎,弟弟,什么虐待啊?我们有事好商量……”

    乔轩掉头就走。

    “弟弟啊,弟弟……”乔容想追出来,奈何手脚都打上了石膏,乔容忙叫:“妈,妈你快去劝劝乔轩!”

    萧玉珊急着追出来,死死拉住乔轩的手臂,“乔轩,乔轩你等等,我们,再商量一下,哎呀!我们乔容没有做什么虐待地坏事啊……”乔轩连回答都懒得和她说,冷冷拉下她地手,拂袖而去。“乔轩,哎呀我们不告那混蛋了!不是,我们不告朱志平了,大家都算了吧……”萧玉珊站在原地大喊。

    回到梁芷柔的病房前,却见到朱志平和展颜在门口地走廊上说话。乔轩忙问:“怎么了?妈现在怎么样?你们怎么都出来了?”就要进去看,展颜轻轻拉住他,“老公,来这里坐一会

    “乔轩,小姨醒了!”朱志天非常兴奋。

    “醒了?”乔轩大喜,连忙就想进去。

    展颜拉着他到一边,轻声道:“妈妈有个朋友来探望她,我们现在外面等会儿!”

    “谁?骆阿姨?江阿姨?没关系的,她们在场的时候我也可以在旁边啊……”

    展颜拉住他,“都不是,你听我的,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好不好?”她面色郑重,乔轩满腹狐疑,只有随着她在门口坐下,随即向朱志天道:“大表哥,二表哥的事,估计明天他就能出来!”

    朱志天叹口气,“志平真是,这个时侯还闹出事来!”

    “也好,让乔容母女也受点惩罚!”展颜捂嘴笑。

    过了许久,病房的门打开了,走出一个清癯的中年人,乔轩瞪大眼睛,紧张拉住展颜的手,“老婆,那个,那个不是……”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3.com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