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双宿双栖(第二更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下载:诸天我为帝ZIP下载 诸天我为帝TXT全文下载
    “恭迎殿下!”

    由于是初次侍寝,房间内明显装扮过。

    十六个烛台分布,交错柔和的灯光充满每个角落,地上由西域进贡的毛毡铺就,明月盈盈拜在足容五人横卧的大床前,身着盛装。

    她的打扮静心却不追求奢华。

    乌黑的云鬓被一只素白发簪束起,除此之外,头上便再无别的饰物,几缕青丝落在眼眸前,平添几分妩媚,揭下面纱的脸蛋明眸皓齿,眉目如画,一袭深蓝宫裙曳地,在灯火下明耀生辉,露出宛如瓷器的圆润肩头,精致的锁骨勾出优柔的曲线,再往下显出酥胸的痕迹。

    如果说梵清惠是画中仙子,碧秀心是空谷精灵,那明月就将风姿醉人的绝代名妓,诠释得淋漓尽致。

    顾承伸开双臂。

    明月起身,芊芊素手,为他褪去外袍。

    “你真的不会武功。”

    肢体接触间,真气探入,顾承也发现了明月的体内经脉闭塞,并无任何功力在身。

    他眼中浮现出奇异的光泽,饶有兴致。

    “妾天生体弱,无法习武。”

    明月的语气里,透出了几分似有似无的幽怨:“殿下勇绝当世,威加四海,还担心妾么?”

    换成别的男人,怎么也要展现下勇武和豪迈,顾承却道:“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武功,而是人心,你觉得呢?”

    “殿下是不是觉得,妾心怀不轨?”

    明月垂下了头。

    “总有各种各样的人,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接近我,高处不胜寒啊!”

    顾承叹了口气。

    明月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好,闭嘴不言。

    “帝皇之家无亲情,犹记得小时候,兄弟五人相亲相爱,大哥和我总是照顾几个做弟弟的。尤其是三儿,他最心善,狩猎时连只鹿都舍不得杀,我和大哥就将猎物分给他,偷偷约定日后无论什么,都不独享!”

    顾承目露追忆,面现伤感:“可惜啊可惜,其他的还可以均分,唯独那张宝座,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十日前入宫请安,碰见大哥时,他趁着酒气对我恶语相向,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明月心中一动,轻声道:“妾父母早亡,孤苦无依,很是羡慕殿下有兄弟姐妹呢!”

    顾承呵呵一笑,看着她:“我倒有点羡慕你,霸刀岳山只是你的养父,却为你冲撞国公,挟持太子,犯下滔天大罪,我和大哥血浓于水,也不及你们父女之情啊!”

    明月眼中异色一闪而逝,来到顾承身前,褪下宫裙,露出若婴儿般的肌肤,婀娜白皙的身子,带着无比诱人的娇羞贴了上来,柔声道:“殿下若有意,必能兄友弟恭,内平外成!”

    “你觉得是我要争太子之位,才导致兄弟决裂么?”

    顾承摇头:“妇人之见,到了我的位置,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自古夺嫡争位,都难免血流成河!你与宇文家相熟吧,知道宇文述宇文伤兄弟的下场么?呵,我如果失败了,不会比他们好!”

    明月眼中透出情意绵绵,抚摸着顾承轮廓分明的脸颊:“殿下平南陈,统天下,必名留史册,又是王爷之尊,坐拥人间富贵,何不主动退一步,做个逍遥王侯?”

    “逍遥王侯么?”

    顾承脸色有所舒缓。

    “妾行遍四方,看过许多百姓疾苦,如今天下一统,皆陛下与殿下之功!”

    明月美目露出期盼,柔柔地道:“殿下英雄盖世,妾倾慕良久,义父无意中成全,能与殿下双宿双栖,享受琴瑟之乐,此生无憾了!”

    顾承默然片刻,突然起身,走了七步:“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首七步诗,由南朝《世说新语》传下,共有两个版本,四句者词意简完,不若六句有态,却显然流传更广。

    而其中的残酷与劝勉,恐怕所有生在帝王家的人,都记在心头。

    “你是才女,为我作画,以示自勉!”

    顾承大袖一挥。

    “是!”

    明月精神一振,即刻起身,取来笔墨纸砚,开始泼墨着画。

    她被称为天下第一才女,虽有恭维,但琴棋书画确入大家之境。

    不多时,曹丕曹植兄弟相残之景,就跃然纸上,左下七步诗更满是规劝,让人看了,就有种皇图霸业一场空的意兴索然。

    “好画!好字!更难能可贵的是,情真意切!”

    顾承露出赞赏:“你帮了我的大忙啊!说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明月不着寸缕,俯身作画,是何等的香艳,此刻羞不可抑,浑身上下,染了层淡淡的嫣红:“殿下何必明知故问呢?”

    顾承大笑:“那就依你所言,双宿双栖,琴瑟之乐!”

    ……

    ……

    “晋王迷上了宠妾,一月不回王府,让王妃独守空房?”

    皇宫之中,独孤皇后看着下方侍女,目光严厉。

    “是!是的!王妃不允许我们禀告娘娘,一人时常默默垂泪!”

    侍女鼓起勇气地道。

    晋王年过二十,当然已经娶亲,妻子萧氏知书达理,顾承与其相敬如宾,带回来的女子都是安置在别府。

    如杨坚和独孤伽罗一夫一妻的,毕竟是凤毛麟角,连朝中大臣基本都有过十位的姬妾,本是小事,可流连别府,不回主宅,就是大事了。

    好死不死的,侍女还道:“娘娘,婢子本不该多言,可那宠妾正是害得太子被江湖刀客所挟的女子啊,她现在又来害晋王殿下了!”

    “什么?”

    独孤伽罗勃然变色。

    由于岳山逃脱,太子无伤,挟持之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杨坚事后也没有特意追究。

    毕竟细细审查,史书该怎么记载,难不成说太子看上名妓,被其刀客所抓?

    大隋皇室丢不起这个脸!

    但现在,性质又明显不同。

    独孤伽罗细细询问,方知这女子竟是刀客以太子安危相逼,晋王才勉强收入府中,一直没有宠幸,直到半年后偶然经过,听其歌声柔婉,才动了心思,这下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独孤伽罗面色数变,缓缓地道:

    “给本宫查查这个女子的来历!”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taotao3.com即可阅读。